El-Erian:美联储可能引领大通胀

By Pimco CEO El-Erian

美国是否正在经历“反沃尔克时刻(reverse Volcker moment)”——在这个时刻里,稳定的低通胀已经从属于其它经济目标了?市场看起来在如此暗示,同时世界上越来越多国家的央行也开始担心这个问题。

现在距保尔.沃尔克开始担任美联储主席已经有超过30年了,当时沃尔克明确地把对抗通胀放在其工作日程的首位。此后美国经历了一段价格水平稳定的时期——直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很多人开始了解经济“不温不火”这个概念。

2008年的金融危机几乎没有改变“通胀已经被打败”这个观念。实际上,金融危机根本没有带来通胀的挑战,而真正带来的是价格水平无序滑落的威胁。

但现在一些东西已经发生了变化。一些人已经开始觉得,美联储不单会容忍更高的通胀,甚至会希望高通胀的来临,只是没有通过定下通胀目标说白而已。

最直接的催化剂当然是美联储最近的行动和公告。四点特别值提及的是:延长零利率的政策前瞻指引至2015年中;通过开放式的证券购买计划进一步扩大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明确表示这样史无前例的扩张性货币政策会持续,直到经济好转;还有和上述相关的,一个巧妙的对官方通胀描述的变化。

当然,美联储改变其双重使命的侧重点(把保证充分就业放在价格稳定之上)是存在正当和明智的理由的。失业率仍然居高不下,持续的时间已经太长了。这种情况持续,对青年和长期失业者的打击越严重(就像现在的情况这样),可怕的危机对经济结构产生深层负面影响的风险就越大。

因为很多人觉得,在存在大量闲置产能的情况下,美国出现高通胀几乎是不可能的。这加强了美联储把侧重点转向就业市场的决心。

美国的债务问题是另一个原因。在经济萎靡的情况下,一个高负债经济体安全地去杠杆化并不容易(注意我强调是安全地)。所谓金融压制(financial repression)是美联储通过压低市场收益率,实际上让债权人补贴债务人的专业术语。金融压制是有帮助的,但这并不够。因为政治困局妨碍了有意义改革的推行,也拒绝了让债权人承担减记的损失,所以“选择”更高的通胀是没有疑问的最终解决方案。

接下来的重要问题是,国内和国际的经济系统会如何反应。

金融市场已经开始注意到这个问题。上周四美联储宣布QE3之后,市场对通胀的预期马上上涨了25个基点。

一些国家也作出了反应。巴西最近对市场的干预和本周三日本央行突然公布加大资产购买的规模,都是越来越来央行被迫实施更为扩张性的货币政策的表现。它们的目标是明确的。它们希望抵消美联储非常规政策带来的负面影响——从潜在带来不稳的热钱流入到影响出口竞争力的本币升值。

这可能是是全球经济开始意识到高通胀时代即将来临的领先指标。通胀这个概念已经从美国人的认知概念里彻底移除了,让全社会接受中期存在不稳定高通胀的真实可能性是需要时间的。

基于大部分美国人的投资配置,退休金资产和工资协商机制,他们是不会过分担心通胀问题的。所以如果美联储正在推动“反沃尔克时刻”,这可能是政策方向改变的开始。

<!--

在各大APP商店搜索“华尔街见闻”,可下载我们的移动客户端。

同时欢迎关注见闻微信号:wallstreetcn

-->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