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克尔规则加大银行系PE融资难度

过去几年,私募基金的高管们几乎不需要出差去招揽生意,而如今,这些大佬们却要全世界到处飞,用高利率去鼓吹投资者购买自己的基金。

位于夏洛特的并购基金Ridgemont Equity Partners就是这样一个例子,2010年以前美国银行一直是它幕后的最大投资者,但自从2010年美国银行将该私募基金抛弃后,该基金的高管们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到全球各地去招揽投资者,最终在去年的夏天,Ridgemont吸引了7.35亿美元的投资。

该基金的一名高管Travis Hain表示:“融资的过程是漫长且充满挑战的,这迫使我们去向外界展示我们为何以及如何可以成为全球最好的投资机构。”

WSJ指出,这就是沃克尔规则带来的效应:金融机构不得不放弃直接投资业务。这导致越来越多的私募基金经理们可能会花费更多的时间来赚取航空公司的会员英里总数。

作为多德-弗兰克法案的一部分,沃克尔规则意在限制银行利用自有资本去从事高风险业务。根据沃克尔规则,银行需要在2015年之前大幅削减甚至彻底放弃私募股本业务。

银行们并不总是对私募收购感兴趣。2008年金融危机前的鼎盛时期,企业的扩张也进入了顶峰,银行们参与了许多当时最大的并购交易,那些可以投资并购基金的银行家们获取了丰厚利润。

据知情人士透露,摩根大通正在考虑从旗下私募基金One Equity Partners撤资,作为该基金的唯一投资者,摩根大通将不再投资该基金于近日成立的一只新基金,该基金在未来将依靠自己独立从外部融资。

另一个巨头高盛集团虽然勉强坚守PE业务,但将大力削减所投入的自有资本。为了遵循沃克尔规则,银行旗下私募基金不能出现银行的名字,所以高盛旗下的GS Capital Partners将旗下新基金的名字前缀用Broad Street代替。

失去银行的支持使得已经习惯于从金融同业那里获得投资的私募基金们面临新的挑战。在今后的道路上,它们必须依靠自己同规模更大的基金竞争去吸引投资者,比如美国华平投资(Warburg Pincus)和阿波罗全球投资管理(Appollo Global Manager)这样的另类投资界巨头。在缺少银行庇护的情况下,那些原银行系基金们获得投资的能力越来越弱。

富国银行在4年前出售了旗下PE并购基金Pamlico Capital,尽管该基金去年获得了6.5亿美元的投资,但与其2007年融资11亿美元的盛况相比相差甚远,那时的Pamlico Capital叫美联资本(Wachovia Capital),而在2008年富国银行并购美联银行(Wachovia Bank)后,美联资本也随之并入富国银行旗下。

相关数据显示,新成立的私募基金平均融资规模有所恢复,从金融危机后低谷时期的6.7亿美元上升至去年的12亿美元。

不过私募基金经理表示脱离银行后也有一些好处,比如可以不用再受到银行内部严格风险管理和合规内控的限制,在银行控制的情况下,私募基金可能无法投资一些特殊行业和地域,或者因利益冲突而无法投资一些与银行进行过交易的企业。

摩根大通在2006年抛售了旗下私募基金CCMP Capital Advisors,该基金经理Stephen Murray表示:“在过去,摩根大通无法直接将一些业务交给我们做,因为这会给外界造成摩根大通过度照顾自己旗下基金的印象,但现在我们分开了,彼此之间的关系也更简单了。”

如今CCMP Captial Advisors可以很方便地与摩根大通进行合作,后者作为食品服务商Aramark Holdings的主承销商,正在要求CCMP Capital Advisors配合该企业的IPO,而CCMP Capital Advisors正是Aramark的初期投资者之一。

<!--

在各大APP商店搜索“华尔街见闻”,可下载我们的移动客户端。

同时欢迎关注见闻微信号:wallstreetcn

-->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