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强讨债:对冲基金与阿根廷十年官司迎最终对决

说起史上最强讨债人,当属美国亿万富豪保罗·辛格尔领头的一批对冲基金。打着讨回17亿美元的名号,一批对冲基金“一路疯狂追杀”阿根廷,从非洲加纳港口城市到比利时银行账户,甚至跑到了天上和海里。

6月12日,这批对冲基金的漫漫法律征途终于走到最后一站:美国最高法院。该法院可能将在本月底前判决谁将胜诉。

阿根廷请求美国最高法院审理这宗史上罕见的法律纠纷,它最早甚至可以追溯到十年之前。当年,阿根廷政府频临破产边缘,一批对冲基金在此时买下了该国主权债券。然而,之后阿根廷政府宣布国债减记70%,引发一批对冲基金的强烈不满,他们拒绝接受减记,并将阿根廷政府告上法庭。

这个对冲基金诉讼团由埃利奥特管理公司(Elliott Management)创始人保罗·辛格尔(Paul Singer)领衔,他们要求阿根廷政府100%全额偿付。亿万富豪保罗·辛格尔是美国对冲基金先驱者,他的埃利奥特管理公司管理着大约190亿美元资金,专门从事不良资产投资。

作为回应,阿根廷政府不但将他们称为贪婪的、乘火打劫的“秃鹫(vultures)”,而且发誓绝不会向这些对冲基金支付一分钱。阿根廷人还将此事搬上了戏剧舞台。为还以颜色,阿根廷军舰La Fragata Libertad号2012年在停靠加纳共和国的特马港时被扣留,幕后主使正是保罗·辛格尔。此事之后,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出行都不敢再乘本国总统专机了,而是租用商务飞机。这是为了避免令这些国际讨债人发现阿根廷藏在美国之外的那些资产。

但克里斯蒂娜怒火难平,她在公开讲话中指责这些对冲基金:

La Fragata Libertad号军舰出事以后,我们仍没有妥协,没有向这些“秃鹫”低头让步。当有人说,给这些秃鹫们钞票,让他们把军舰换回来……如此耻辱地讨回?绝不!作为阿根廷人,作为海陆空三军的指挥官,我们只在有尊严的情况下把它拿回来。为了尊严,阿根廷人民,我们必须清楚,前路仍充满荆棘。

不过,阿根廷的强硬和不妥协也令自己面临更多来自国际方面的麻烦。赖着大笔国家崩溃时期的债务不还,侵犯诸如巴黎俱乐部(Paris Club)和IMF这样的国际机构利益,显然对阿根廷是没有太多好处的——阿根廷迄今都无法重返国际融资市场。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航空上个月就因融资代价太大而放弃了债券发行。目前,阿根廷央行外汇储备金仅剩280亿美元,为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

截至今年4月30日,阿根廷共拖欠巴黎俱乐部97亿美元的债务尚未偿还。

阿根廷当前急需现金,然而,只要保罗·辛格尔追着这个国家满世界地讨债,那么阿根廷就一日难安。

阿根廷实在是欠了太多国家的钱不还,连一贯保守的英国人也看不下去了。英国《金融时报》去年9月刊登社论称,克里斯蒂娜女士花太多时间打扮得像个阴郁的少女。现在该成熟点了。

<!--

在各大APP商店搜索“华尔街见闻”,可下载我们的移动客户端。

同时欢迎关注见闻微信号:wallstreetcn

-->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